<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
            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朱德詩中的推陳出新

            發布日期:2022-10-13信息來源:《學習時報》2022年10月7日第4版字號:[ ]

            細品朱德的詩,可以深切感受到他精湛的古典詩詞造詣:詩歌內容沉郁頓挫,興寄了革命者的家國情懷;詩歌語言質樸明朗,彰顯革命者的藝術維度。他從四川儀隴的一個佃戶之子,成長為八路軍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其間艱難困苦的人生經歷、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賦予其詩歌氣宇宏闊、剛健豪邁的崇高審美風格。

            書生便應氣如虹

            清末民初,萬方多難,杜甫詩歌憂國憂民的思想內容和精湛的現實主義藝術風格,再一次成為這個時期諸如魯迅、聞一多等志士仁人文學創作中思想和藝術追慕的典范。

            朱德無疑是熟悉并喜愛杜甫詩歌的,其詩歌創作更是接受了杜甫憂國憂民的愛國情懷:《順慶府中學堂留別》寫道“驪歌一曲思無窮,今古存亡憶記中。污吏豈知清似水,書生便應氣如虹。恨他狼虎貪心黑,嘆我河山泣淚紅。祖國安危人有責,沖天壯志付飛鵬”。此篇詩歌抒寫了詩人自己內心對國家滿目瘡痍無比深廣的憂憤和捐軀赴國難的沖天壯志?!豆潘蜗闼杰饺厮骂}詩》寫道“己饑己溺是吾憂,急濟心懷幾度秋”“物色風塵誰作主,唯看砥柱正中流”。在詩中,作者澎湃著不可抑制的“急濟心懷”,他決心擔負起挽國運于既倒,救生民于水火的重任,在歷史大潮中勇做中流砥柱,這和杜甫愛國情懷是一脈相承的。在組詩《苦熱》中,作者更是把國家與民眾的災難視同“己饑己溺”,“伏中炎熱人何苦,心冷如何苦到儂”“避暑居高聳,搔首望儀隴。白云阻鄉關,回看江濤涌”,詩人由自身的苦熱,推及到天下人的苦熱;由氣候的苦熱聯系到戰火的煎熬,其憂國憂民之情溢于筆端。

            “頗學陰何苦用心”,朱德有些詩歌徑直使用了杜詩原韻,如《感時五首用杜甫<諸將>韻》《感事八首用杜甫<秋興>韻》等,古為今用,推陳出新,賦予舊體詩歌新的時代內涵,為我們學習古代文化提供了寶貴的藝術鏡鑒。

            誓拼熱血固神州

            朱德詩歌的語言深受白居易大眾化、通俗化語言風格的影響。他曾對藝術家們強調:我們的藝術作品不是給少數人看的,而是給中國廣大群眾和軍隊看的。我們必須認清對象,面向群眾,面向士兵。必須隨時注意“藝術的民族形式與民間形式問題,也就是大眾化和通俗化的問題”。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逗投匚渫酒呓^五首》中這樣寫道:“黃河東岸太行陬,封鎖層層不自由。愿與人民同患難,誓拼熱血固神州?!薄芭筝呏就庾酝?,團成砥柱止中流。肅清日寇吾儕事,鷸蚌相爭笑列侯?!薄翱箲疬B年秋復秋,今秋且喜稻如油。迷漫烽火黃河岸,父老齊聲話御仇?!逼渲腥纭安蛔杂伞薄巴茧y”“誓拼熱血”“肅清日寇”“抗戰連年”“迷漫烽火”,這些詞語簡潔樸素、通俗易懂、明白如話,顯示詩人駕馭語言的高超藝術成就。白居易詩歌創作善于用“賦”的手法鋪陳其事,娓娓道來,朱德學習白居易的語言風格也深得其中奧妙?!兜俏骱备叻濉芬辉妼懙剑骸熬徯幸粫r半,二次到頂巔。西面看天竺,北望有莫干。南對南高峰,東看大平原。西湖在眼底,靈隱在膝前。吳山與玉頂,四面山相連?!边@首詩與白居易《錢塘湖春行》的西湖描寫相比較,二者都采用了鋪陳其事的藝術手法,也有詩人游賞情致的神似。

            朱德參加過清末科舉考試,他對舊體詩是下過功夫的,他在語言方面刻意選擇白體詩的語言風格,顯示了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文學擔當和藝術選擇。

            猛士如云唱大風

            陳毅曾說過:“總司令的詩有總司令的特色?!敝斓聫乃拇▋x隴的一個佃戶之子,到最后成長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總司令,其間的顛沛流離的人生探索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使得他的詩歌創作灌注了氣宇宏闊。1940年,朱德的《和李印泉先生》一詩寫道“新師少壯身猶健,掃寇歸來唱大風”;1941年,朱德在《贈友人》一詩中寫道“北華收復賴群雄,猛士如云唱大風?!边@兩首詩歌都顯示朱德對大風典故的學習和使用。

            朱德在1919年創作的《秋興八首用杜甫原韻》寫道“颯颯秋風動上林,神州大陸氣森森”“籌安客意住龍頭,驚起神州肅殺秋。四野蕭蕭風雨急,中原黯黯鬼神愁”,此處以“颯颯秋風”“氣森森”“四野蕭蕭風雨急”等語言形象地描述了當時中國社會轉型時期“大風起兮云飛揚”社會狀況。

            1947年,朱德創作了《感事八首用杜甫〈秋興〉韻》組詩,其中《冀中戰況》寫道“滄州戰罷歸來晚,閑眺滹沱聽暮砧”;《賀晉察冀軍區殲蔣第三軍》寫道“卸甲咸云歸故里,離營從此不聞笳”;《寄南征諸將》寫道“南征諸將建奇功,勝算全操在掌中。國賊軍心驚落葉,雄師士氣勝秋風”,這組詩藝術地再現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歷史進程,展現正義之師、勝利之師人民解放軍,即將奪取全國革命勝利之際的自信豪邁心態。

            1964年,朱德的《八一感言》寫道:“國防科技日更新,培養人材百煉金?!痹撛娬J為我國國防要依托科技進步而發展,要注意軍隊現代化、正規化的建設及重視國防后續人才的培養,顯示出朱德總司令的深謀遠慮和戰略眼光,愿得猛士守衛共和國安危的殷切期望和情懷。


            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