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

            為胞弟購房要求他人居間說情“打折”怎樣定性

            發布日期:2022-12-29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典型案例】

            王某,女,中共黨員,A縣政府原副縣長。2017年,時任A縣政府副縣長的王某為該縣“多館合一”建設項目責任領導。商人邢某請托王某幫忙承攬該建設項目,王某表示同意。不久,王某和其胞弟王某某到B房地產公司售樓處看中一套總價為280萬元的房子。王某讓邢某幫忙說情打折。邢某找到朋友B房地產公司總裁歐某幫忙,歐某給予該套房產最高權限優惠九四折(優惠16.8萬元)。邢某將情況反饋王某后,王某仍不滿足,繼續要求邢某在此基礎上再少四五十萬元。隨后,邢某又找到歐某,表示在九四折基礎上自愿出50萬元左右幫王某某購房。最終房地產公司將該套房產以217萬元的價格銷售給王某某。王某某實際享受購房優惠63萬元,其中46.2萬元由邢某轉賬給歐某用于公司內部結算。事后,王某得知邢某為王某某在九四折優惠的基礎上另支付近50萬元。此后,王某未幫助邢某承攬到“多館合一”建設項目,但承諾以后有其他項目會關照邢某。

            【分歧意見】

            本案中,對王某如何定性處理,存在三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王某的行為既不構成違紀,也不構成受賄罪。理由是:現實生活中購房找熟人說情打折是人之常情,王某找邢某說情打折的行為不具有違紀處罰性。王某某享受的購房優惠是B房地產公司自愿給予的,符合民事活動平等、自愿原則。王某本人沒有享受購房優惠,也沒有幫助邢某承攬到建設項目,不具備國家工作人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等受賄罪的構成要件。

            第二種意見認為:王某的行為雖不構成受賄罪,但是構成嚴重違紀。不構成受賄罪的理由同第一種意見。構成違紀理由為:王某利用職務之便,通過管理服務對象的幫助,為其特定關系人謀取利益,侵犯職務行為的廉潔性,違反廉潔紀律,違紀所得為王某某實際享受購房優惠63萬元。

            第三種意見認為:王某的行為既構成違紀,又構成受賄罪,應分別處理。構成違紀的理由同第二種意見。構成受賄罪理由為:根據相關司法解釋,王某的行為符合由特定關系人通過房產交易的方式受賄。由B房地產公司給予九四折的購房優惠16.8萬元為違紀所得,由邢某支付低于九四折的購房差價款46.2萬元為受賄所得,應分別收繳違紀所得和追繳受賄所得。

            【評析意見】

            筆者贊成第三種意見。本案中,王某通過管理服務對象而非直接與房地產商商談打折事宜,其行為顯然不是正常的民事行為,不符合民事行為平等、自愿原則,違反公職人員廉潔從政的規定,具有違紀處罰性。王某要求管理服務對象向房地產商說情,是基于其職權和地位影響,獲取的折扣優惠明顯超出市場交易習慣,具有權錢交易性質。

            一、王某獲取折扣優惠的條件符合受賄罪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

            本案中,王某的違紀違法行為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王某承諾為邢某謀取利益,此時,王某對邢某有求于其職權是明知的,但對于是否通過其職權獲得相應的對價還不得而知。第二階段,王某先后兩次要求邢某為其胞弟王某某購房說情打折。這已經表明王某有通過其職權獲取相應對價的直接故意,但對于所獲對價是否由請托人邢某支付存在放任態度。第三階段,王某事后知道邢某為王某某支付購房差價款后,過問邢某是否承攬到“多館合一”項目,并承諾以后有其他項目會關照邢某。此時,足以判定王某明知財物是邢某支付,并持希望權錢交易結果發生的態度,符合受賄罪“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的構成要件。

            二、王某獲取折扣優惠的性質屬于受賄罪的“收受他人財物”

            實踐中,行為人“收錢”的表現形式復雜多樣,有直接收受財物的,也有通過投資、交易、特定關系人等方式變相收受財物的。萬變不離其宗,只要行為人最終收受的“財物”與其“職權”產生對價關系,即符合受賄罪“收受他人財物”的構成要件。通過梳理發現,本案行賄人是邢某而非B房地產公司,賄賂行為通過歐某的幫助以B房地產公司銷售房產的方式完成,此時的賄賂款變成了購房優惠(財產性利益),并由王某某實際獲得。王某某在九四折基礎上享受的購房優惠46.2萬元由邢某直接支付,根據“兩高”《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相關規定,王某某是王某的特定關系人,王某某獲得的財產性利益應認定為王某收受的財物。

            三、王某獲取折扣優惠的同時也“為他人謀取利益”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索取型受賄不以“為他人謀取利益”為構成要件,王某利用職務之便,主動向邢某提出再少四五十萬元,這一要求明顯超出平等主體的協商范圍,更主要基于雙方的管理和被管理的關系,其行為構成索取型受賄罪無疑。退一步說,即使王某的行為不構成索賄,根據“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具有實際或者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等行為的,均可認定為“為他人謀取利益”。王某承諾為邢某承攬建設項目提供幫助,系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而予以承諾的行為,應認定王某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構成收受型受賄罪。

            四、準確計算折扣優惠型受賄的犯罪數額

            本案中,王某某實際獲得購房優惠63萬元,其中46.2萬元由邢某支付,16.8萬元系房地產公司優惠讓利,那么,王某受賄數額究竟是多少?根據“兩高”《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以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請托人財物的,受賄數額按照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根據B房地產公司內部價格折扣,涉案房產最高只能優惠至九四折,即九四折是房地產公司底價,根據“有利于被告人”原則,應就低認定九四折的房產銷售價格為“當地市場價格”。據此,王某受賄數額是低于九四折的購房差價款46.2萬元。

            五、處理好本案中違紀數額和犯罪數額的關系

            本案中,王某通過管理服務對象邢某的幫助,為王某某謀取購房優惠,違反了2015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條規定,違規所得63萬元應予收繳。但是,王某的行為已構成受賄犯罪,按照《刑法》相關規定,邢某支付的46.2萬元應評價為受賄數額。為避免重復評價,應準確使用紀律和法律兩把尺子,將九四折內的購房優惠16.8萬元作違紀處理,并予以收繳。(杜雷 湯暢)


            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