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
            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不盡的臘月

            發布日期:2023-01-20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自我記事起,就非常期待臘月的來臨,因為進入臘月之后,大人們就開始為年而做準備了。

            尤其是我的母親,進入臘月就要開始考慮為我和弟妹做新衣服、新鞋子,過新年穿新衣,這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規矩,大人可以不講究,小孩子卻不能不在乎,平時穿得破舊點沒有人說啥,若是過新年不穿一身新衣服,那是要被鄰人們笑話的。

            那時的新衣服不像是其他年貨,有了錢到集市上買回來就行。鎮子上的供銷社里沒有成衣可賣,只有布料,布料的色彩花樣很單一。況且買布料不光要有錢,還要有布證,那時一個人每年發一丈四尺布證,說實話根本不夠用。

            因此,要想解決穿衣問題,只能靠生產隊分的一些棉花。母親要將棉花晾曬干凈后,仔仔細細地彈軋好了,變成松軟的棉絮后,再費很多道工序將棉花紡成線、織成布、染上顏色,最后一針一線手工縫紉,做成御寒保暖的新衣服。那時候,縫紉機對于農家來說,還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奢侈品。母親做衣服、納鞋底用的棉線,也是自己合成的,就連衣服上的紐扣,也是心靈手巧的母親,用裁剪后余下的布條盤的盤扣。它們像一條條肥實的春蠶,在母親的針線串引下,服服帖帖、結結實實地趴在嶄新的衣襟中間。做這些家務活的時候,母親多是在深夜的油燈下,因為白天她還要下地干活,為全家人操勞一日三餐。

            其實盼著臘月來,穿新衣不是小孩子最關心的,因為即使有一身新衣服,也不能天天穿,走親戚串門時才能穿。小孩子最關心的是吃和玩,臘月臨近春節,農田里的農活都干完了,大家進入休閑狀態,可以聚在一起玩推鋼圈、捉迷藏等游戲。臘月是小孩子的天下,不怕寒冷冰凍,只要有玩伴,山村就是天然的廣闊舞臺。

            臘月也是一年中最講究吃喝的月份。農村人常說一個歇后語:“臘八喝碗粥——小節”,意思就是不算啥事兒。這話帶著幾分調皮在里面,說的卻是大實話,因為臘月里的節日一個接著一個,每個小節就如一級臺階,鋪向中華民族傳統習俗中最隆重熱烈的大節——春節。

            一入臘月,每一天都與春節更近了一步,就是與大吃大喝又近了一步,臘月里的所有小節都與吃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你說哪個孩子不盼著進入臘月呢?

            干貨也好,咸貨也好,鮮貨也好,在臘月里都被稱為年貨,都是為了過年而備下的貨物。這些全賴父親的辛勤勞作,因為有很多東西田里是不生長的,要想吃到就要用錢買,生產隊里只能掙工分而不能掙錢,要想吃到就必須將自家有的農產品挑到鎮子上賣掉,用賣到的錢再買回家中所需。

            從家里挑到鎮子上,要走十多里山路,從鎮子上挑回家也要走十多里山路,所謂山路大都不是路,所有的車輛都不能走,全靠人的兩只腳,挑一百多斤的擔子走在這山路上,饑渴難耐,疲憊不堪,但父親從未想過放棄,他把挑起一家人過年的重擔,看作是自己的責無旁貸。

            現在,日子好過了,天天就像是在過年。人們對物質的需求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吃、喝、穿、戴、玩、樂不再是臘月才有的期盼。

            臘月冬未盡,臘月春已始,在這種涇渭分明又交織不清中,理想與現實混合,艱難與歡樂共存,希望與奮斗互動,精神與物質相融。每個人的心中都在嚴冬里去渴望、去沖動、去萌發、去發現、去爭取……

            我是最喜歡臘月的,可沒有想到的是,臘月在我的心靈上也留下了永遠的痛。

            三十多年前的臘月,殘酷地帶走了我母親正當盛年的生命。

            每年臘月都是母親最勞累的月份,整整一個月,母親日夜操勞,不停忙著為兒孫們做新衣新鞋,為全家人蒸饃、炸糕、包餃子,可那個臘月,母親在與病魔做了幾個月的斗爭之后,終于倒下了。曾經沒有好好珍惜過的那些母愛,成了我和弟妹們永遠不能再擁有的奢侈品。

            三十多年來,每當進入臘月,我總會不由自主地回憶起母親為我們所做的點點滴滴,無論做什么也都想學著母親生前為我們備年貨做年夜飯的樣子,試圖做出相同的味道,可我能做到的也只是食物形式上的相像。

            母親去世后的這些個臘月,我也爭取將其過得內容豐富一些,一是告慰母親在天之靈,二是讓家族傳統繼承下去。

            臘月年年有,臘月的意義也必將愈加受人重視,因為臘月是從嚴冬通往新春的第一級臺階,度過了臘月的舊歲,才會望見春天的身影。而春暉猶如慈母恩情,照耀溫暖著大地春草。(張國領)



            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form id="htdnp"></form>

                    <noframes id="htdnp">

                      <address id="htdnp"><nobr id="htdnp"><meter id="htdnp"></meter></nobr></address><em id="htdnp"><address id="htdnp"><listing id="htdnp"></listing></address></em>